忙碌后直接席地而睡 几十名杭州武警为抗台风拼了

沐鸣注册 2019年08月15日 14:15:02 阅读:34 评论:0

(原标题:今晚,杭州几十名武警战士席地而睡!这组"不雅照"背后的故事把人看哭了...)。

晚上10点,忙碌了一天的武警杭州支队官兵们在村里暂时空置的幼儿园里铺上席子,席地而睡。

马上要熄灯了,累了一天的年轻官兵们趁着一小会儿时间说点闲话,有几个小伙子考上了军校,讨论着任务结束了怎么去学校报到,更多的是吃货,讲几句临安当地美食和家乡的区别,说着说着就饿了……。

明天一早6点,他们还要继续协助村民们清理淤泥、抢通村道,重建家园。

与4天前的狂风暴雨相比,。

今天临安的天空已恢复平静。

随着全区道路、供力、供水、通讯的快速修复。

村民们的生活也正慢慢向正轨靠近...。

8月14日,记者记录了临安受灾现场。

一天的救援情况。

下午记者走进岛石镇银坑村,此前这里是受灾最严重的地方,车辆无法进入。山路两旁堆积的淤泥已被清掉,村里的用电、通讯都已恢复。

靠近村子,受灾过的痕迹还在,被山洪冲击损毁的轿车被临时弃置在路边,小河里是村民家里被冲击下来的家具、日用品。村民依然在自家门口忙着冲洗,不时和旁边人说说话,大门敞开着,墙上山洪留下的泥痕一人多高。

民房平台上铺满了晾晒的武警服。

每天夜里,二十多个官兵席地而睡。

银坑村村委会对面是村民方江荣的家,隔壁是方家装修了一半的毛坯房,三层楼。三楼平台栏杆上铺满洗好晾晒的武警服。

“是今天刚到的又一批,我们家里空,凉席一铺就让他们将就一下住下了。”。

方江荣带我们进去,几个房间里,总共二十多只行军包整齐靠在墙角,“按道理他们帮我们村这么多,四五天了,没离开过,我们帮他们洗洗衣服也应该的,但他们说不要!”。

方江荣用不熟练的普通话说,“武警,可以的。我在二楼平台打扫卫生了,他们把我的扫把抢了去的。我儿子儿媳都在杭州嘛。讲实话,这么多天了他们是累的。吃午饭的时候他们说,大伯你有什么活啊我们帮你干一点。我说没有了,不要干了。”。

卖卤味的小贩今天第一天进村。

村民:看到他来,好像生活快恢复了一样。

村道步步泥泞,物资运送车辆,清淤车辆小心交汇,开过。记者穿着凉鞋走在路上,没几步便满脚沾泥。

一辆卖卤味的农用三轮车从对面一颠一簸艰难地开过来,靠路边停下。很快,三三两两村民围拢过来称一点买走。旁边挖掘机正在进行清淤泥作业,轰轰响。师傅切好几块酱鸭,装进泡沫盒子,多余丢一点细碎下来,候在旁边的两只土狗便冲了上去。

卖卤味的秦师傅是安徽人,在岛石待了有15年了,对这个村他很熟悉,从前隔一天就来村里卖一圈。“我家住在银坑下面一点,家里么也淹着了,一个三轮车,一百多个煤饼全部充掉了。”秦师傅说,“前两天路不通进不来,今天么,重新做了一批酱鸭来卖卖。”。

今天是受灾后秦师傅进村的第一天,村里来了很多车子,“这里以前很安静的,是山核桃第一村,只有打山核桃的时节人会很多。我价格从来不变,这里人都淳朴的,人家都认得我。”。

一位哑了喉咙的村干部穿着高筒胶鞋走过来,要了点鸭锁骨,等装袋的时间跟我讲,这两天运淤泥送物资的车多,他在路上指挥交汇、倒车,帮村里清泥,嗓子哑掉了。“今天他好像是第一天来,看到他车子进来有种感觉,好像生活快恢复了一样。”他拎着袋鸭锁骨,付二十块钱,笑着走了。

银坑村里的扇子厂损失不小。

老板却很乐观:有什么坎过不去,努力就好。

让我们没想到的是,不大的银坑村,还藏着一家出口日韩的扇子加工厂。

这两天家家户户都在清理家门口的淤泥和垃圾,韩老板和妻子也不例外。不过,他们不是本村居民,而是来自岛石镇,四五年前看中银坑村的规模,在这里租了一家店面,专门做扇子生意。

这次台风造成的灾害,让夫妻俩的加工铺子遭到不小损失:摆放扇子的木架子全是淤泥,捆绑的棕帮也被冲破,做扇子要用的纸面和竹丝也都泡完了水里,没法用了。

两夫妻今天开着一辆小面包车,一路晃晃荡荡开进村里,准备把扇架装车拿回岛石去。老板娘一边把架子托起来给丈夫,一边叹气。

韩老板说其实昨天就想回银坑看看了,夫妻俩还特意买了几箱水,想带给邻居们,后来开到山脚下,交警不让上山才作罢。

“这些损失真的不算严重啦,客户那边催的急,这才烦。”老板娘掏出手机,刷了刷微信聊天记录,客户问我为什么不发货,我就把视频给他们看。

韩老板的架子足足有二十多个,他一年的生产量更加惊人:今年淡季,去年大概做了一百多万把扇子。一般大客户都在义乌宁波,产品还会远销到韩国日本。

银坑这里主要作为韩老板的生产加工点,小小的店面,一般一年能做六十万把扇子,实在不简单。虽然经过了这次意外,但夫妻俩还是挺乐观的:有什么坎过不去,夏天还有一个多月呢,再努力赚钱就好了。

村干部忙着开展灾后工作。

自家被淹了都没时间顾得上。

记者在村里碰到了银坑村村委委员方银山。方银山家就住在附近,老婆开小店的,店里两个冰柜、货品,一辆广本轿车,一辆面包车,还有两辆三轮车全都冲掉了,“反正其他的也不要说了,”他笑笑,“损失还是有点大的。”。

这两天,方银山和村书记一起在组织村里党员干部开展自救,清淤泥、运物资。和许多村干部一样,自家被淹了没时间顾得上,方银山全交给老婆打理了。

山洪那天,方银山正和村委一起在村里组织防台抗洪,山洪来时他接到老婆电话,不得了了,家里一楼全部淹掉了。我说你别管,先跑到二楼保命要紧。

前面几天没信号,方银山在加拿大的女儿一直联系不上家里,“大概昨天还是前天,她一个视频发过来我接到了,第一句话就是人没事吧?我看她眼泪都要涌上来了。”。

晚上7点,银坑村的天黑下来,。

村民屋子里零星亮起了灯,。

挖掘机仍在清淤作业,。

一瞬间,村道上一排路灯也唰的亮起。

就着轰轰的机械声,有人在门前端着碗喝粥,黄色钨丝灯下一户人家在屋前摆好酒席等待开桌。

二十多名浙江总队武警机动支队官兵归来,在方江荣家进门前列队,跺脚抖了抖满鞋的泥,准备进屋。队长发号,“各自拿好毛巾,安静点,洗澡。”。

临安。

感谢有你们负重前行。

点 "在看"。

一起说声:辛苦了!。

评论